西出云岫

混吃等死

野村家端水的:

天涯#魔道祖师同人文#


ps.图转侵删,图源见水印。



“道长,你可别辜负了我一番努力呀。我可辛苦了。”薛洋朝棺材里面色苍白紧闭双眼的男人眨眨眼,扬起狡黠的笑容。而棺材那边,和往常一样,没有任何回应。

他穿着和那棺材平躺着的男人一样的雪白衣袍,拿起静置在桌上的霜华。长剑入鞘,绑带覆眼,调整好自己嗜血的神情。

走出义庄,此刻的他便是失踪多年的晓星尘。神色镇定,面带温雅。风度翩翩。

薛洋在一片漆黑中镇定地向前走去。耳尖的他循着打斗声而去,他感受到了熟悉的活尸气息。空气中弥漫那股令他兴奋的气息。
挥剑出鞘,他的鼻中,口中,手上皆沾上了尸毒粉。一阵阵钻心般火辣辣的感觉让他喘不上气。
就好像当年牛车轧过手指时的感觉一样。
薛洋的心里,甚是不爽。这些活尸对他来说又恶心又好玩,本来随手就可以制服,只要他愿意耍些手段。毕竟,这些活尸都是他一手制造的。可是如今,他为了博取那位“夷陵老祖”的信任,却要装腔作势起来。
薛洋自认为,世上恶事他已经不屑于背地里去干了。他要杀就会杀的连条狗都不剩,谁挡他,他就要让他生不如死。
晓星尘却是个例外。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大概是无聊吧。想看看他活过来的时候,看见那些义城里的人们,弄的人不人鬼不鬼,是怎样一副哭不像哭、后悔不像后悔的表情。想到这里,薛洋就又开始期待起他活过来了。
魏婴一行人,显然因为他的霜华剑和正义凌然,认定他便是晓星尘了。
呵,真蠢。


“你一开口我就笑,你一笑,我剑就不稳了。”对面的人表情是一清二楚,淡淡地微笑着,又低头品了口茶。只是可惜晓星尘瞎了,根本看不到这时薛洋的神态。
心中'咯噔'了一下,有什么微弱的的东西从心房某个软软的地方闪了一下。薛洋笑得更加放肆,更加大声了。
薛洋本来想在晓星尘身边待到痊愈便杀了那个小瞎子,也杀了他。
只是晓星尘这人也是真是毫无心机,居然不问来历就把一个人带在身边,也不知是因为真的善良,还是显得自己是名门正派,以解救众生为己任。
所谓正人君子,一个个都恶心至极。想到这里,薛洋像是回忆到什么不好的回忆,咬了咬牙。

夜猎时,看着晓星尘蒙在鼓里杀了那几个嘴巴不干净的村民时,薛洋心中又开心起来。
果然,眼睛瞎了就是好啊,就能变得和我一样了。晓星尘啊晓星尘,你也不过如此嘛。
薛洋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道长,我们走吧!”
“好。”

在晓星尘身边待久了,薛洋有时会想,如果又一天他告诉晓星尘,他是谁,晓星尘会是什么反应?想了想又决定算了,现在这样也挺好......

有时候两人聊天聊得正开心,薛洋就喜欢盯着晓星尘。他有时候很想去摸摸他那脸上凹陷的一带。每天见晓星尘蒙眼,看久了却越发觉得好看。

“道长,为何会失明?”一次饭后,百无聊赖,薛洋想起逗玩晓星尘。只见晓星尘正扬起的嘴角在半空中微微抖了抖,眉尖也微微皱了起来。一丝痛苦的神情爬过他的脸上。
“因为一名至交好友吧……”
“那为何因他失去双眼?他现在又在何方?你与他现在如何?”
问完这些,薛洋冷笑一声。见晓星尘不答只是沉默,心中一股无名火蹿起。他很讨厌宋岚,当初他第一次见他时就讨厌他。
明明是与晓星尘不完全相同的性格,却能和晓星尘做上朋友,还一黑一白,出双入对一般。世人竟然因此瞎编什么“明月清风晓星尘,傲雪凌霜宋子琛。”
狗屁。全是狗屁。
最令他生厌的是晓星尘居然把眼睛给了他,那算是一双十分好看的眼睛了。他非但不领情,还和晓星尘说“此后便不必再相见了”这种话。
下次见他,一定要让他后悔说这些话。不,干脆连他的舌头一起拔去。
薛洋想想就兴奋,却注意到,对面的晓星尘神色越来越难看。

他心里最看重的还是至交好友啊。

薛洋恶心极了吐了吐舌。对面晓星尘却像看到一般,轻声问了句,“怎么了?”
薛洋笑了起来,“没有。道长我也想和你讲个故事。”
“不听不听!你的故事一定很无聊!”阿箐捂住耳朵,朝薛洋吐吐舌。而薛洋也恶狠狠地瞪了回去。
“哎嘿,我偏要讲。道长,我只讲给你听!从前...有个小男孩,无父无母,特别穷......经常没钱吃饭...所以呀,他最喜欢吃甜的东西咯,尤其是糖,他那时天天盼着有糖吃……”
“......”
故事讲到一半,像是意识到什么,薛洋不再讲下去了。只是盯着对面的道长看。
道长自然是看不见他现在眼神多么难过,但难过也只是一瞬间。


那天清晨,他收到了一颗糖,静静地躺在榻边。
他盯着那颗糖,许久。
忽然抓起来一下子就含在嘴里,心情也变好了。
薛洋第一次笑得那么开心。




“夷陵老祖,帮忙修补这个灵魂可否?”看着诡计被戳穿,薛洋也就无所顾忌,将目的一下子就透给了魏无羡。
“这恐怕不行。这灵魂生前受了极大折磨,一心想要消失,现在用锁灵囊也只是将其魂魄暂留而已。”魏婴虽然是带着微笑的样子,语气中却夹杂着分明的冷漠。
“那也行,我都留他九年了,帮一下,够一辈子了。一辈子,我慢慢找。”薛洋笑得像一个稚气未脱的孩子,嘴角微微露出虎牙,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不行。”
“哎呀,不能巧取,那就豪夺吧!”降灾一出,魏婴手无利器,只是用纸人挡着,躲身闪避。
只见降灾一招比一招阴毒,薛洋似不满足一般,加快了进攻频率。
“你在欺负我这具身体灵力微弱吗?”魏婴是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没错。”薛洋眨眨眼。
论耍无赖,薛洋排第一,别人绝不敢排第二。魏婴满头黑线,正想起含光君,忽然含光君就出现在身后了。
一阵刀光剑影。两人皆想置对方于死地。
“你不配用霜华。”蓝湛的语气听不出任何愤怒、厌恶,只有冰冷。

是。我是不配,所以才要让那个臭道士活过来,替我使用。

“含光君,你为何和夷陵老祖混在一起?真是枉为雅正。”薛洋似乎想转移蓝湛的注意力。
一阵打斗下来,薛洋早已处于下风,可仍在负隅顽抗。
蓝湛的眸子闪了闪,并不说话,只是避尘的剑光让人看得越来越不分明。刹时,薛洋身上、手臂上,已经布满了细细长长的血丝。
“含光君,你莫不是断袖?看上了那个魏婴?”
“想来也是,莫不是喜欢一个人,怎么处处维护他,偏袒他。十三年等了挺久的吧?魏婴看样子不知道啊。”薛洋的虎牙一露,显得越发可爱。只是这可爱,颇为危险。
蓝湛的神色终于变化,一丝类似失落的神色浮现在脸上。但是很轻,很淡。
“你为何将晓星尘弄成这番?那灵魂,应是他的。”
“很简单啊,因为他不听话,而我又卑鄙无耻。怎么样?含光君满意否?”
薛洋的手上又落下一记刀痕。蓝湛似乎被他弄的不耐烦了,避尘的进攻中带着不留情面。

这时魏婴他们也赶来了。魏婴望着薛洋,眼神中带着浓浓的杀意。
哎呀,估计这下糟了。薛洋心想。


薛洋买了顶新鲜的青菜和鳜鱼,提着篮子进来。
开门的一瞬,霜华没入腹部,温暖的液体涌了出来。
晓星尘的神色带有痛苦、愤怒、还有最明显的失落和难过。
薛洋一下就明白了,晓星尘什么都知道了。
真无聊,结果和他设想的一模一样。
“好玩吗?”晓星尘的声音在颤抖。他拔出霜华,手也是颤抖的。
“不好玩。”薛洋并没有着急捂住腹部。
“这么多年你留在我身边,究竟是为了什么?!”
“不知道。大概是无聊吧。”
晓星尘面色甚为难看。汩汩的鲜血从晓星尘被绑住的眼睛中流出来,与之相同的还有薛洋的肚子。
此后薛洋的话便步步紧逼。但是都没有告诉晓星尘,他之前所作所为。
“道长,我那没说完的故事。下半截你也不想再听了吧?”
“手指是自己的,痛也是自己的。别人的命与我何干?”
“......”
直到那句“恶心”像是倒刺在心上刮了一下,薛洋脑中敏感的神经被刺痛了。
谁也没资格说我恶心,尤其是你,晓星尘。
他便一股脑把晓星尘失明所干之事说了出来。果然晓星尘脸上的鲜血更多了。
他还不满足,继续讽刺他,“就是你们这些名门正士,自以为能凭一己之力,拯救苍生,却连自己都拯救不了。还连累别人为你们失去性命。你们是英雄吗?你连自己都救不了!晓星尘,你真是可笑啊! ”
晓星尘不说话,神色在一刻间变化了许多次。看得见的是痛苦,深深的痛苦。
“饶过我吧。”晓星尘的霜华早已落地。满脸血污的他看不出表情,只是声音让人听着难受。
“饶?晓星尘你需要我饶吗?”薛洋还在肆无忌惮地笑着。
忽然剑光闪过,一道鲜血溅到半空中。晓星尘如木偶一样倒下了。
薛洋的神情终于凝滞了。他怎么也没想到,晓星尘会选择自杀。

之后很久,他都不敢相信,晓星尘已经死了。
他每日都守着义庄,替晓星尘的尸身小心翼翼的擦洗,不让他染上一点污尘。也一遍遍拭净霜华。
这些年月里的他,像回到遇到晓星尘之前一样。将义城中的人都制成了活尸,也把阿箐狠毒地杀掉了。可他还不满足,杀的人越多,他反而越生气、恼怒。这些情绪,在和晓星尘一起的时候都没有过。
那个臭道士,应该让他快点活过来。他还没让晓星尘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有多么正确。他不允许晓星尘就这样死了。
“道长,你再不醒来,我就把鬼阴符给金光瑶了。我要让他把所有人都杀了。”
棺材里的人不应他。他也早已明白,晓星尘现在只有几缕残魄尚存了。
他不甘心。

终于一天,魏婴一行人来了义城,他一眼就看出那位“莫玄羽”,似乎就是夷陵老祖。
夷陵老祖能修补晓星尘的残魄,晓星尘可以活过来了。
薛洋褪去一身黑衣,换上晓星尘的衣袍,覆上绷带,回忆他的一举一动,执着霜华,一步一步朝魏婴他们走去。

背后便是义庄。

他明白无论自己回不回得来,晓星尘都能被魏婴他们发现了。




“还给我!”薛洋捂着手臂的伤口,咆哮着,步履艰难地往魏婴他们走去。
“还给我!”
一记记刀痕又出现了。
“还给我!”
蓝湛即将要抚琴使出最后一击,薛洋却消失在传送符中。
一行人看到他的残臂手掌里,用力地握着一样东西。
那是一颗糖,已经发黑了。过了许多年,也早已不能吃了。



金光瑶居高临下地望着薛洋,笑意甚浓。
薛洋明白,自己已对他没有什么用了。鬼阴符已经给他,留着自己反而是个祸害。
“金光瑶,在你杀我之前,我想问你件事。”薛洋咳出一口鲜血,眼睛里的光却在闪动。
“你说。”
“晓星尘和宋岚怎么样了?”
“宋岚已携锁灵囊仗剑天涯,寻晓星尘残魄去了。”
“好。”薛洋闭上眼,只听见金光瑶脚步逼近。
明月清风晓星尘,傲雪凌霜宋子琛。而我,终究是十恶不赦了。


我知魏婴嫉恶如仇,也知宋子琛终会携锁灵囊浪迹天涯寻你残魄。我知道的,道长。只是我从未坦言,你给的糖甚甜,不知我薛洋还能否再尝一颗?

桃花依旧,杨柳紫陌,剑士侠客,江湖中的故事一个接一个为人传诵。

只是有些人,早已相隔天涯。
























                              END

评论

热度(58)

  1. 西出云岫野村家端水的 转载了此图片
  2. 冰帝Tiffany野村家端水的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