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出云岫

混吃等死

【昕博】现实的一种

万吨匿名信:

非常非常非常喜欢。tag下很少看到这种好文了……


Vici:



*小甜饼一发完




*瞎JB写瞎JB OOC




 





方博不太相信什么命中注定。按理说他们搞体育的,多多少少有点迷信,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比赛前剪什么发型,比赛中毛巾的摆位,方博是不信这个的。他信实力信运气,亦有手腕断了依旧能说出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勇气,如果还是得不到…他想的出神,他也不信是什么命中注定。




赛场下的方博不太爱说话,若是有陌生人在场就更是拧巴,一脸苦大仇深。眼珠紧跟球台上飞旋的乒乓球,耳边是不远处属于许昕的笑骂声。
方博感觉自己额头上的汗珠滴滴答答往下淌,烦躁感笼罩在心头,许昕有多嘻嘻哈哈,他就有多烦闷。肖指导拍着他的肩膀说:“方博,你要耐心。”
要耐心,不能急躁,不能在前三板后就胡打,不能抢着自杀。
他不信命的,方博咬着下嘴唇,挥拍,手里夹着的球一颗颗打出去。有的人天赋高,他的也不错,哪怕先天条件不足他也能通过后天努力追上去。但以方博努力多年的经验来看,有时候努力和回报是不成正比的,尤其是乒乓球,越往高处越无奈,只身寒冬眼前是不见天日。




但总有人是例外吧,那种命特别好的人。方博想来又有点无奈。那种嘻嘻哈哈,天赋高,也努力,回报成正比的,上天眷顾的那类,许昕那样的,没有特别严重的低谷期,似乎一路顺风顺水。球擦网而过落在对面的球台上,一颗幸运球,队友伸着胳膊去够那颗蹦蹦跳跳不是很听话的小球。
但许昕也有许昕的不如意啊。方博想,心底被一层网包裹,又一点点收拢,他又低头看自己手上的倒刺了,许昕就是他心里的倒刺,拔了也会血肉模糊。方博从来不会欺骗自己什么,有就认了,反正他还没来得及挣扎的时候就已经被拖下水了。




至于什么时候开始的…许昕潮湿带着高热的胳膊压在方博的后颈上,大约就是这种时候。滚烫的手臂贴着后颈传递热量,方博脸上通红,但好在是刚训练完,看不出来的。
“博哥这眼袋又大了,昨晚又勤奋的打游戏吧”
“那也比你没鼻子强,这韩国整容都救不了你,起码得回炉重造。”
方博对答如流,依旧是毫无营养的闲篇,他们能乐此不疲的杠到下午训练,间或休息期间交换两个鬼脸,连带着情绪也飞扬起来,先前的思绪被搅了干净。许昕总有这样的本事,方博看着不远处背对着自己的许昕,他的背后有大片的湿迹,明黄色的布料紧贴他的后背,隐约透出肉色的背肌。方博下意识吞了口水,手心的汗在裤腿边来回蹭。
许昕总有这样的本事,不仅仅是情绪上的感染,还有欲望的膨胀。方博不太愿意在球场上回忆早上自己的梦境,反正,说来说去都是一个许昕。乒乓球许昕,许昕乒乓球。
两个讨厌鬼,他一个都抓不牢。




再碰上许昕是方博背着包回宿舍的时候,许昕身边跟着三两个队员,方博就低头看自己脚尖,背过身开门。他祈祷着许昕专注和球员聊天,最好别来烦他。但方博总是倒霉的那个,许昕又格外的好运,所以在门板推开前,许昕熟门熟路的搭上了方博的肩膀。
作孽啊。谁能把这条浪到我房间来的蛇拖走,室友呢,师兄呢,战略革命伙伴呢,方博有些卡顿,虽然面上还是没什么表情,用许昕的话就是苦的跟个倭瓜似的。你妈我要是个倭瓜我第一个砸的就是你个傻逼浪的蟒。方博的腹诽绕地球快一圈又什么都不敢说,憋屈的很,许昕温热的气息又撒在方博的耳朵尖上。懒散又低沉。
“方博儿今晚在你这儿蹭一晚啊。”
“不干,我这屋小,你趁早挪屁股回你自个儿屋去,撒手撒手。”
方博利落的打开门,铁了心想把许昕挡外头,半天也不敌许昕死皮赖脸。他跟着方博进来,从善如流的关了方博房间的门,拒绝的话从许昕的左耳一滚而过,从右耳出溜掉进垃圾桶里。哪来的臭不要脸的神经病,方博依然是死气沉沉一张脸,密闭的空间,他和许昕。
真是个强奸杀人的好地方啊,天时地利没有人和。方博在心里笑的慈祥,也只敢在心里跑跑火车开开母舰。肖指导的话绕梁三日在耳边回响。




“方博,你要耐心。”




许昕眼见着方博朝他的外星人移动,暗叫一声糟糕,他不想在无聊的休息时间里看着方博的后脑勺…直到他的室友们回来。许昕诅咒这个套间,方博抬眼就是许昕身上的明黄。许昕你可千万别逼我,方博认真的想,男性荷尔蒙的气息直往方博鼻尖冲。
方博深吸口气,连肺部都快充满许昕的气息了。
“许昕你有病吧!博哥让你进来已经是最大的温柔,别在这晃眼,好狗不挡道,麻溜起开,别阻挡你博哥和游戏相亲相爱!”
“…真不枉费你单身几十载,博哥气质果然清新脱俗。”
许昕痛心疾首。
方博更痛,跟一口血堵在胸口一样,他想现在就把许昕提溜着踢出去。虽然从身高体型上很难实现。他今晚就要去蹂躏那只被他藏在被子里的绿色布偶蛇。我方博单身,我一手一个耍铅球的,老子想泡你的时候你都不知道在哪个小角落跟马龙秦指导撒娇。扭的跟条麻花似的,跟我装什么霸道总裁。
好气啊,还他妈打不过他,他还不跟我睡,也不跟我谈恋爱。
方博都能尝到嘴里的苦味了。




“来来来,打什么游戏,我们来聊点什么都能聊的。”
许昕热络的给方博按床上了。
方博想我一点也不想跟你聊什么都能聊的,我想跟你做什么都不能做的。
许昕坐在方博对面,岔着两条腿,手还扶着自己大腿。座山雕是你吗,座山雕,无声的质问振聋发聩,哪里来的土匪。他抬头看着许昕,许昕也看着他,他实在不想和许昕来一场心灵的交流,往往这样的交流,能让他心里苦上好几天,五姑娘劳累一个星期,他只能在脑子里把对面那个土匪操到死去活来。
“说吧,又是哪个姑娘。”方博认命似的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我在你心里就是这种人?”许昕震惊了。
“难道不是姑娘的事?”方博也震惊了。
许昕被噎了一下,还真是,虽然也不全是。方博收回了震惊的表情,一切尽在掌握中。
行吧,许昕一拍大腿,唉声叹气,方博随手抄了一个枕头抱胸口准备听故事。




“你就说我对他好不好?夸他捧他,人还不领情,怼他我也不敢怼脸啊,跟谁我都没废这么大劲过,你说是不是?”
“是是是。”方博敷衍。
“可能我是太不着痕迹了点,那我也不能太猛烈的追求人啊,只能先磨着,不能给他吓跑你说是吧,怎么这傻子一点知觉也没有?”
“那她不喜欢你吧”方博漫不经心。
“放屁!那我也没见过他和谁这么笑过,出去玩不都粘着我吗?”
“那可能她想傍大款,你是挺像暴发户的”方博表情特别真挚。
“如果是也好啊…”许昕的声音没由来的低下去,“不管为了什么吧,我想跟他在一块儿,一块儿走下去。”
这话可太俗气了,俗到方博眼底发涩。许昕抬起头看着方博的眼神精亮,闪的方博把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他不知道怎么安慰许昕,因为许昕对她的心情正如他对许昕一样。
让你非在一棵树上吊死。方博想起昨天许昕归队时带了些不属于他的香水味,恶心感又涌到嘴边。




“方博儿,你知道我们这样的人遇到一个人有多难。” 




恩,知道。许昕总说为自己而活,这句话总挂在嘴边,可他是难以做到的,圆润情商高,在一群糙老爷们中许昕可能不是最帅的那个,但百分百是最贴心的那个,随时洞察身边人的情绪,能把人方方面面照顾周全,就是许昕,也只有许昕,他要顾及别人,就很难成全自己。




方博觉得他的手腕又开始隐隐作痛,胳膊也痛腿也疼。他们运动员,前半生拼搏事业,遇到一个人有多难?这么多年来方博只遇到过一个许昕。




“我不想听你说这事。”方博的声音有些闷,还有些急,他这样挺没礼貌的,搞不好许昕下次就不来找他聊心事了。话说出口他就开始后悔,他心知肚明许昕不会找别人说诸如此类的话题。
“你怎么能不听呢?你必须听!”出乎意料的是许昕也急了,上手抓着方博胳膊,方博也没想到许昕居然能跟他如此这般,贯彻落实做自己,方博一抬头就对上许昕的视线,许昕还在拉他,非让他坐下来接着唠。




“我没经验啊,你你总跟我说这个,我什么忙都帮不上!”
“方博你怎么知道?这事儿你搞不好还真能帮上。”
我能帮什么?你怎么还让我帮你追女孩?好哥们儿,僚机,两个词在方博脑子里盘旋,去你妈的吧!




方博和许昕不一样,他从来只为自己而活,虽然年幼无知的时候心软过,但在体察周边人情绪这件事上,他一点也比不上许昕。心直口快,算是耿直好少年,平日想得是多,但他本人的情况基本还是和球技差不多。




容易瞎打瞎较劲。
怒意上头就有些不管不顾了,方博气极的按上许昕肩膀,推着人动作不算利索,许昕以为方博要揍他,下意识用胳膊隔,被方博一把按下,然后是一个磕碰的吻。方博来势汹汹,牙齿不留情的撞上许昕的嘴唇,他痛的咧嘴,方博的舌头就顺势滑了进去。
一切发生的太快,许昕维持着坐姿,而方博捧着他的脸亲的认真,除了毫无章法。




反应过来后方博急急忙忙想撤退,但被许昕搂住腰身,唇与唇之间的距离不过厘米。他们交换着鼻息,许昕主动热情的亲吻像是要把方博拆吃入腹,不同于方博的笨拙,方博没什么办法回避,只能被动的接受亲吻,直至大脑缺氧眼前模糊不堪。他感觉许昕的手已经顺势摸上了他的小腹,胯部的充血反应让方博眼前一花,他匆忙按着许昕肩膀,有些事不说穿是不行的。
方博无法忽略此时杵着自己膝盖的一杆硬枪,头皮阵阵发麻。




“许、许昕”他结结巴巴,没想到缠绵的亲吻后声音会喑哑成这样,许昕下巴垫在他的肩膀,嘴唇贴着他的耳廓,像极力忍耐了些什么,他嗯了一声,“我喜欢你,你他妈可不能耍我。”方博没想到告白是这么说出来的。
他应该更帅一点,揪着许昕的领子亲到他发蒙,再恶声恶气的告诉他,他的心意,他裹藏着,不敢暴露在外的心思。攻击力会让他没那么尴尬,然后第二天他可以正常练球,把烦恼都丢给许昕。连许昕的婚礼他都可以名正言顺的不参加。
而不是现在这样,黏黏糊糊不清不楚,还处于一个明显的劣势,他的声音听起来一点也不强硬,谁他妈想得到许昕还亲他了呢,好好的一个直男,说弯就弯了。
方博气恼的咬嘴唇。




“原来你知道啊?”许昕的声音又遥远又缥缈,方博感觉自己被按进一个怀抱,许昕的声音带着笑意,暖洋洋的,“我还以为起码你得等到我跟你告白,你才知道你喜欢我。”什么?方博眼神发直,他刚刚听许昕这个不要脸的说了一句什么?
原话难道不该是,起码等到我跟你告白你才知道我喜欢你吗?怎么到许昕这儿就掉个个儿了?不对,他说他要跟我告白,这傻逼也喜欢我吗?一句话的信息量差点把方博搞到当机,剧本也差太多了,但方博此时无心剧本,只想做爱。
少年干柴烈火,烧红半边天,方博想赶紧找个地方来放置自己溢满的情感。
虽然他最终没搞成许昕,反而被许昕搞的差点断气。
但结果是一样的。




“所以你以为我不知道我自己喜欢你,就天天来给我讲故事,企图让我从你的故事中得到启发并明白自己的心意???许昕你咋这么不要脸呢?”方博震惊于自己听到的内容,仿佛刚刚的缠绵都是一个幻觉。
许昕一边玩着手机,一边贴着方博手上还不安分,“那我说错了吗?你可不就是喜欢我吗?”回复方博的是一个巨大的许昕式的笑脸。没说错,方博被噎了一下,他慢吞吞的蹭了蹭被子,手还被许昕抓着,似乎不管怎么挣,都无法逃脱许昕的掌控。




有些人就是这样,天赋高,又聪明,为人还努力,似乎没有什么他得不到的,一切嚣张任性似乎都理所当然,偶然的小脾气也无法让人真去置气。
方博想许昕可能就是这种人,至于他,方博又看了一眼专注对着手机光屏的许昕。




他永远都拒绝不了许昕。




——END——


评论

热度(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