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出云岫

混吃等死

【鸣人中心/佐鸣】拼图

Ennovy:

隐带卡带/柱斑柱 


原作結局


 


 


当有一天,我不再是世界的中心。


却也来不及成为你的唯一。


 


***


 


他睁开眼的时候,世界是空白的。


鸣人佇立在中央,其他稀稀疏疏的人影都离自己好远,渺小成一个个的圆圈在视野的边缘,他伸出手摊开掌心,然后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有。


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而鸣人惊奇发现自己的身躯似乎缩水了,变成像个孩子一样,他想要抚摸记忆中稚嫩的脸庞,却意外碰触到一个硬壳。


 


啪擦一声,一个面具掉落在地。


狐狸的花纹,红白相间的线条,令他觉得没来由很熟悉。


鸣人蹲下身欲捡起来,面具却瞬间化为尘埃,消失在白色的大地。


他楞了一瞬,然后反射性伸手一抓,在微风吹散的朦胧之间,他感受到一丝丝刺痛。


 


指尖流血了,不过他成功捕捉到一块灰色碎片,凹痕的地方像是拼图。


那就是拼图。


鸣人想。


 


接着他不顾掌心的疼痛,将自己唯一拥有的东西紧紧握在手里。


不久之后,接二连三的灰色碎片都出现了,毫不犹豫地集中在一起砸向他。


鸣人闭起眼睛,他用手抱着头,因为他发现自己躲不过任何攻击。


 


散落在地的灰色缺口都是一致的,他们慢慢拼成一长串道路。


那些深浅不一的拼图在鸣人身上造成伤痕后,便落地组成了一条看不到尽头路途。


他摸不着头绪,但是身体总是提前反应,跟着灰色拼图的指引走下去。


世界大部分还是空白的,鸣人继续漫步了很久,有时候还忍不住奔驰起来,他有些忍受不了那些晦暗毫无反光的碎片,下意识想要远离,但总是下不了决心。


 


渐渐的,他开始感受疲惫,而这时远方出现了一个人影。


鸣人欲一探究竟,他不禁加快脚步,拖着一身倦怠奔跑着。


当他走进时,人影转头了,那是一张令自己熟悉无比的脸,海野伊鲁卡。


鸣人的内心充满雀跃,他迫不及待挥起手向对方打招呼。


 


可是,伊鲁卡楞楞地望了自己一眼,便转头走了。


鸣人不甘心,他朝着对方的背影追了许久,终于拉住了伊鲁卡的手。


剎那间,对方低头看着他笑了一声,那是鸣人最喜欢的表情。


 


然后伊鲁卡就消失了,就如同刚刚的狐狸面具一样。


最后,留在鸣人手上的只有一块鹅黄色的碎片。


 


他找不到有哪个地方可以把新的拼图镶嵌上,那条灰色的道路还持续延伸着。


鸣人只好继续往前走。


接着,他看见了春野樱。


 


突然,鸣人发现自己的手上凭空出现了一块拼图,这次是粉红色的。


他迫不及待将碎片交给对方,可是樱没有理会自己。


女孩径自走向前,她的手上也有一块粉红色拼图,而且比自己的大太多。


沿着樱走的方向一看,鸣人赫然发现还有一个人站在不远处。


他是宇智波佐助。


 


佐助没有收下樱的拼图,而女孩满脸失落,她将自己的碎片放回口袋。


鸣人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那一片拼图的颜色似乎变的更深。


 


佐助的身旁慢慢出现一群围着他的人,粉红色拼图满天飞舞,可是面无表情的男孩没有接受任何一块拼图,他手上紧紧纂着一把咖啡色的碎片,在鸣人眼里那些拼图沉甸甸的像是石头。


 


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乏人问津的粉红色碎片,突然有一块浅蓝色的拼图被塞在自己手里,他抬头一看,旗木卡卡西眯起眼笑着。


他的老师同样给了佐助和樱各一块,樱点点头接下了,而佐助的手盛满了快要满出来的咖啡色,卡卡西只好退而求其次,放进男孩的浅浅口袋里。


 


接着,佐助转身了,那片浅蓝色也迅速掉落出来。


樱滴着眼泪,沾湿了她自己的拼图。


 


 


不知不觉,原本白色的世界开始充斥各式各样的颜色,令人眼花瞭乱。


鸣人发现自己长高了,他的视野广阔许多,遇见的人也越来越多。


 


沙瀑我爱罗将一堆青褐色锐利的碎片往自己脸上刺,但一转眼都变成了对方罕见笑容中的橙橘,而鸣人摸了摸自己身上,也翻出了一片淡淡的橘黄色,只是没能比的上对方的数量,可是我爱罗还是满意的收下了。


 


他将碧绿色的拼图交给奈良鹿丸,对方虽然一脸嫌弃还是接下了。


他将千草色的碎片一把推给日向宁次,对方无奈微笑着,交上自己的橘黄色。


他将铁蓝色的星形贴在洛克李胸口,对方热泪盈眶,然后叹口气指了自己老师的方向,鸣人顺势看过去。


迈特凯正为了不知道第几次想从卡卡西身上拿走琉璃蓝失败而大吼哭泣着。


 


时间过得很快,鸣人将碎片交给了许多人,他的五官也长开了,连着深邃的蓝瞳金发更加飘扬。


 


一群乌鸦掠过天际,宇智波鼬出现了,对方默不作声将自己的明黄色交给他,而鸣人却迟疑了,他觉得这似乎不是自己应该收下的东西。


而最后鼬还是坚持要他收下,因为对方认为自己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交给佐助了。


 


培因也想要从怀里掏出拼图交给他,六个身体彼此互相搜索着画面十分滑稽,然而,后来还是在小南的带领之下,他走到瘦弱的长门面前,对方蘶蘶伸出瘦骨嶙峋的手,一小块、实在非常微小的杏仁色碎片落在鸣人的掌心。


 


鸣人没来的及见到自来也活跃的身影,对方在他面前的时候已是死尸,鸣人慢慢蹲下身,从对方的护额底下掏出了一块珊瑚色的拼图,圆圆光滑的表面粘在他冒汗的手,鸣人觉得也许对方也给过长门和自己父亲各一块。


后来,鸣人也渐渐从梦中收到了波风水门和漩涡辛玖奈鹅黄色的拼图,而自己一口气向尾兽丢了好几堆青丹色的碎片,直到九喇嘛都抱怨没有位置可以睡好觉才停止。


 


最后,他急速奔走着,仿佛快要飞起来一般,前方的道路竟然渐渐露出空白,他走出了灰色的拼图的边界。


 


鸢站在他面前,鸣人知道对方是已故的宇智波带土,带土没有跟自己说话,反而静静等着后来匆促赶上的卡卡西,带土的身上粘着许多黄褐色的碎片,几乎要将自己的身影吞没。


卡卡西赶紧上前将那些致命的拼图拨下,再颤抖着把带土脸上的面具搁下,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包裹,缓缓翻开了外围的布料,将还崭新完全没有磨损的琉璃蓝拼图,轻轻放在对方手里。


带土笑了,他的脸不再向刚开始的时候狰狞,时间仿佛没有走过,对方还是那个二话不说把自己的琉璃蓝放在卡卡西眼里的少年。


 


宇智波斑把自己的红梅色拼图贴在千手柱间的额上,还不准对方拿下来。


而在旁的千手扉间立即取了自己身上的明黄色盖上去取代。


 


大筒木辉夜的碎片巨大而透明,却可以让任何颜色瞬间变成虚无,正当他们束手无措的时候,佐助出现了,他将之前掉落在地的浅蓝色拼图捡起,然后捏碎成为防护,跟鸣人一起将辉夜透明的碎片埋葬在枯萎的神树底下。


 


后来,鸣人想要将自己的浅蓝色交给对方,而佐助只是在自己面前再度捏碎了拼图,他们打了一架,最后两个人的手都断了,鸣人从怀里找了找,浅蓝色的拼图已经没有了,而佐助露出了一个难以言喻的表情,那一刻他们都笑了之后又反而哭起来。


从此,佐助也没有再跟鸣人要过哪一片拼图。


他又走了。


 


鸣人的拼图不再像小时候一样不受欢迎,满街满巷的伙伴都抢着跟自己交换碎片,来的颜色自然多而复杂,而女孩子最多是送了红色碎片,这时樱走过来了,她微笑着跟鸣人要了以前自己拒绝的粉红色,鸣人翻遍了全身都没有找到,而在自己的忍具包里寻出了一块白色花瓣型的拼图,虽然精致,但跟当初要送出的大小差很多。


而樱眼睛一亮,女孩指了指让鸣人羞赧愧疚的碎片,她满足的道谢了。


 


佐助回来了,他坐在离鸣人很远的地方,鸣人从口袋里掏了掏,一块很沉重的拼图被找到了,他想要拿出来却在发现颜色之后缩回手,那是赤裸裸的艳红色碎片。


不知怎么,他就是送不出去。


 


鸣人总是犹豫着,是今天还是下一个明天送给对方。


模模糊糊的干等着自己下定决心的时候,佐助又走了,他走得更久更远。


 


 


佐助老是不回头,鸣人手中紧紧握着那一块绝无仅有的红色拼图,锐利的尖端将他的指甲割断了,透明的、渺小的,原来属于鸣人身体的一部分,就那么掉落了。


细微又琐碎的疼痛一瞬间消失在鸣人脚下数不清的色块,他看着丈青色包围了自己,再也看不见佐助远走的身影。


 


从心脏的跳动中细数,似乎就永远少了一拍。


隐密的碎片不再鲜艳,仿佛瑟缩在拼图的角落,藏匿着一点点不可告人的赭赤。


 


雏田拿了一个也相当有份量的浅红色拼图来,跟对方脸上的酡红十分相称,而鸣人看上的却是那小小镶嵌在心形上的明黄色,他拿出了自己从长门那里得到的杏仁色做交换。


很快,他又送出了两片鹅黄色碎片给出生的博人和向日葵。


 


佐助来道贺了,说是道贺,但实际上还是站着离自己远远的,鸣人想到了还是只有他们没有交换拼图,他又从怀里找了找,那块艳红色已经暗淡,鸣人不满意,佐助适合更美丽的颜色。


他又意外找到了多出的浅蓝色碎片,可惜佐助站的离他太远,鸣人没办法直接给对方,他只好拜托樱去,然后傻傻开始期待自己会收到什么颜色当回礼。


 


樱过了很久都没有回来,而当她再度见到鸣人时,只说佐助又走了。


佐助收下了以她之名的碎片,所以拿出交换的拼图理所当然要给樱的。


鸣人最重要的两个好友有了孩子,漫天的鹅黄色拼图在飘扬。


 


然而,佐助始终站得远远的看着自己。


真是奇怪。


鸣人明明觉得对方是想要碎片的,可是他掏了掏自己的口袋,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只有那一块逐渐变深的红色,像是干涸的血液一样卡在他如鲠在咽的喉咙里。


 


 


结局的尽头似乎就是死亡,鸣人的手臂渐渐变得无力,他再也无法轻易走动了,聚集查克拉变得艰巨无比,博人和向日葵即使一直送他明黄色的碎片也无法弥补自己的空虚,茫然之中,他又看见佐助,对方站在屋外,从来都不愿意走进来跟自己交谈。


 


佐助的眼神淡淡的,他不知道对方在夜里、在清晨站立了多久,他只是有股感觉,对方一直不曾离开,当自己沉睡时、清醒时都一动也不动,也许他们都知道时间快到了,鸣人想要送佐助一块拼图,那怕一小块也好,他将藏在床头的腥红色拿起,突然之间,他发现那一块碎片的重量已经让虚弱的自己搬不动了。


恍惚之中,他的脑海像是片段停止的电影一样,一片黑暗笼罩着自己的五官,沉眠万世的倦怠降临,最终,鸣人死在了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


 


但是他的意识却没有消失,他看见自己那一块从艳红变得越来越深沉的碎片,终究化为黑色的拼图,变成一阵细雨下在自己的葬礼上,没有人愿意捡起来,他的同伴等着自己的遗体下葬后好好回忆,许多的碎片都散在了他石碑刻纹的镶嵌上。


还是只有佐助没有来,他总是在重要的时刻缺席。


 


当然,鸣人没有放弃,他打算就坐在原地一直等,而这次他没有等多久。


佐助风尘仆仆的来了,对方缓缓捡起了地上的黑色拼图,一块一块不厌其烦的搜集着,将他们都收进自己的囊包里,一个都不漏。


 


他这才醒悟,原来佐助不让自己送的理由只有一个。


他会亲自来拿。


 


佐助亲吻着每一片拼图的缺口,像是在亲吻鸣人心底那一块专属于自己、却总是空缺的位置,暗色的拼图将佐助薄薄的嘴唇也染成惨淡无比的漆黑,过了许久他站起身,缓缓朝着世界边界的方向走去。


 


鸣人这才发现,原来佐助也看的到那一条灰色的道路,而且代替自己走了下去。


之前遇到带土的地方不过是断层,这条灰色的路始终没有消失,但鸣人后来却看不见了,然而在他死后的某一刻开始却又看得非常清楚。


 


佐助一直走,他似乎也不确定尽头在哪里。


对方也老了,就算拄着拐杖,也难免会有再也无法前行的时候,而鸣人跟在他身后,轻声说着加油。


 


最后的最后,他们都走到了真正的尽头,那还是跟一开始一样,是一个完全空白的世界。


佐助笑了,他已经筋疲力尽,用自己的眼睛确认完毕之后,他便昏倒在地,渐渐停止了呼吸。


对方心满意足的凋零在自己最后的路上。


 


而鸣人楞楞流出泪来,明明已经是鬼魂了,但是命运的枷锁似乎没有放过他。


他看见了他宁愿看不见的东西。


从佐助手里散出的是--如他记忆般年轻鲜红的碎片。


 


 


全都到齐了啊。


鸣人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一句话,从不远处、依稀还看的到灰色道路的地方,飘来了山茶花的味道,在风中生长着一股近乎要把自己灵魂绞碎的的心悸,随着那淡淡的香气落在片片拼图上。


 


拼图随着风飘散,仿佛自己长出了脚,左右摇荡在自己的视野里,漫漫寻找着缺口处对准的空隙,寻觅着能够与自己合而为一的另一片拼图,这时,瓣蕊糊过他的鼻翼,泪水逗留他的视线,惹鸣人难受得睁不开眼。


 


再度映入眼帘的是一幅广阔幅宽的画,他隐隐约约找到一些线索。


 


鸣人蹲下身,他惊讶发现自己的手竟然如此真实,能够触摸佐助永远沉睡的面容,他缓缓拾起了对方紧握在手的红色拼图。


 


他笨拙的拼拼凑凑着,却失望的发现那幅画已经容不下任何拼图了,最后鸣人拉开了自己单薄的火影袍,指尖小心捏起他等了一生、得来不易的小小红色碎片,放入自己的心口。


 


位置刚好符合,所有的一切都完美填满了。


 


鸣人转头,他看着自己几乎所有拼图完成的一幅画,里面有他们,也没有他们。


他看到自己和佐助站在边缘的小小角落,变成油彩中最不起眼的沉默者。


 


 


 


 


 


 


 


灵感是【佐鸣】星象仪BE


 


你是我的童年,你是我的青春


是我最好的朋友


 


是我藏在伟大友谊后无望的爱人


 


 


觉得写的很粗糙,去看影片应该会感动千万倍(跑走




 



评论

热度(78)

  1. 西出云岫Ennov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