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出云岫

混吃等死

【佐鸣】佐助君的大本命 (可能是提前的生贺

清水直助:

生快呀过儿,多少年都不给你庆生真的不是因为我没有短梗。什么?那边的你,说他生日还没到?反正礼物送一次每年生日的时候拿出来看看就好了嘛。什么?你问谁是过儿?这种问题你问我干嘛去问过儿的本命啊!


 


 


佐助君是一个风一样的美男子,没错,就是走在路上引得万千美女竞折腰他却腆平脸不苟言笑让人不禁怀疑他很痿的那种。


 


不好意思,纠正一下,不是yangwei的wei是weian的wei。


 


这样伟岸英挺的男子,遇到美女不动心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有心上人了。


 


当然也有可能因为他是gay。


 


我们的佐助君是不是呢,这个问题很难讲,说是呢,他并不是喜欢男性群体,说不是呢,他的心上人又不是女性,大概总结就是“我喜欢的是你而不是你的性别”这种狗血情况。


 


对此佐助君是很肯定以及很确定的,并且特别特别坚贞不渝,但是他的心上人是否接受他的心意呢?来,我们看看心上人的反应。


 


佐助君:鸣人,你看看我呀。


 


心上人:……


 


好吧,目前的情况是心上人无视了佐助君,他身边还站着一位美女。


 


嘛,谁让佐助君是风一样伟岸英挺的美男子呢,传奇的人,他的爱情旅程注定是个凄美苍凉的故事,啧。


 


趁着佐助君坚持不懈地打动心上人没空管别的事,八卦的你和我来帮他理顺这个故事的脉络吧。


 


故事的开头要回溯到佐助君幼儿园的时候。传奇人物嘛,从小就与众不同白里透红,走到哪儿亮到哪儿,为普通群众带去希望的光芒,给无知少女种下爱慕的幼苗。


 


当然,佐助君一开始并没有想给谁插个爱情的秧,都怪无情的命运,让他在回家的路上遇上了春野樱。


 


春野樱是什么人?是后来伴随佐助君和他心上人大半生的人,可以说对他们的感情起着推波助澜的决定性作用,所以就算佐助君有多不满,他也无法否定当年遇到春野樱是正确的邂逅。


 


那时,春野樱还是个扎着蝴蝶结没长开的小妞,额头占了脸的二分之一,按理说这也没什么,但就是惹眼,老有小孩儿欺负她,笑她大额头。


 


有几次,佐助见过有个叫山中井野的女孩轰走了起哄的小孩儿,不过他回家的那次,好死不死山中井野就是没出现。


 


呜呜呜,春野樱被那群小孩儿围着笑话,眼泪跟珠子似的往下掉。


 


佐助君不是很懂,为什么别人说你额头大你就觉得自己额头大,额头大不大是既定事实,又不是凭人说的,女孩子真是麻烦,相信这些莫须有的东西。


 


哦哦哦,大头大头,下雨不愁。围着春野樱的小孩儿们闹她。


 


唉,你看,这些小孩也是没有逻辑,明明是额头大,怎么就变成大头了呢,而且大头和下雨又有什么直接联系呢,头再大也是要打伞的呀。佐助君用很哲学的眼光看了一会儿戏,踢了块石头过去,石头恰好落在其中一个小孩儿的小腿上,疼得他跳到了旁边。


 


谁呀,谁扔的石子!小男孩叉着腰大喊,剩下的小孩儿因为圆圈有了缺口,也停了下来和他一起喊,都不去管春野樱了。


 


做好事不留名的佐助没有说话,默默地站在原地,以强大的气场和路中间的地理位置吸引了小男孩的注意。


 


呀,是宇智波佐助!


 


宇智波佐助是谁?


 


他们家很有钱,是木叶的名门呢。


 


那又怎么样?


 


他哥哥很厉害的,我们还是跑吧。


 


小孩子们讨论了会儿,最终决定跑路,留下了哭哭啼啼的春野樱和不太高兴的佐助君。


 


我家有钱和我哥厉害都不能构成他们害怕我的条件啊,难道不是因为我比较厉害他们才跑吗?不过他们也没有和我打过架,并不知道我的厉害之处,切……佐助君想着,重新迈开步子。


 


路过春野樱身边的时候,女孩子抬起头泪眼朦胧地朝他道了声谢。


 


佐助君看了她一眼,很酷地嗯了一声。


 


看看,看看,这一幕是不是很少女很玛丽苏?可惜佐助君的版本有所不同,虽然他救了春野樱,春野樱之后也一副非他不嫁的势头,但这并不是爱情的开端。


 


难道解救了一个被嘲笑大额头的女孩就应该娶她吗?这结论很不科学啊。


 


佐助君不知道,更不科学的是他的事迹在第二天传遍了木叶幼儿园。


 


版本一是体弱少女路遇无耻劫匪,英勇少年从天而降大显神通。


 


版本二是体弱少女路遇无耻绑匪,英勇少年从天而降大显神通,难能可贵少年家富志不穷。


 


版本三是体弱少女路遇无耻绑匪,英勇少年从天而降大显神通,难能可贵少年家富志不穷,惊天号外少年兄长青年俊杰单身无主。


 


版本四是体弱少女路遇无耻绑匪,英勇少年从天而降大显神通,难能可贵少年家富志不穷,惊天号外少年兄长青年俊杰单身无主,传闻兄长虽貌美体健但眼瞎要求低。


 


版本五是版本四是体弱少女路遇无耻绑匪,英勇少年从天而降大显神通,难能可贵少年家富志不穷,惊天号外少年兄长青年俊杰单身无主,传闻兄长虽貌美体健但眼瞎要求低,各国纷纷来使求亲者踏破门槛。


 


且不说一开始的版本就是不实信息,后面的版本已经和他没关系了吧?


 


佐助君很不高兴,首先这些是不实信息,他家根本没有被踏破门槛,别说各国来使,连春野樱她妈都没来道过谢,其次这些不实信息从侧面反映了他哥比他火的事实,离间了他和他哥的关系,再次的他还没想好,打算之后想好了打好草稿再在众人面前发表。遗憾的是他没来得及发表就已经赢得了一票粉丝,坐在角落里都有人找过来。


 


佐助君好厉害哦~


 


佐助君我们一起玩吧~


 


佐助君吃个糖吧~


 


小孩们叽叽喳喳的,吵得佐助君头疼,于是他很冷酷地拨开人群走掉了。


 


小屁孩真的很没逻辑和道理,他厉害就要和他玩吗,他厉害就要给他糖吗,再说了谁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厉害呢?佐助君边走边愤慨地想。都怪他们太没逻辑了,害他刚才想展示一下自己厉害的瞬身术都忘记步骤了。


 


其实佐助君想太多了,鼻涕泡小屁孩哪里懂得分辨谣言的真假,他们都是看脸的。


 


愤怒的佐助君绕了学校操场大半圈,来到了一棵大树下,这棵树因为挂了秋千平时很受大家欢迎,奇怪的是今天没一个人过来玩。


 


佐助君乐得清静,扶好秋千坐了上去。


 


……好厉害。他刚坐上去,就听到一个弱弱的声音飘进耳朵。


 


谁啊,佐助君左顾右盼找了半天,才发现树后露出的半个脑袋。那脑袋顶着金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睫毛长长的,扑扑朔朔像是挠在人心上。


 


这个小孩他认识,叫漩涡鸣人,听大人们说是被抛弃的小孩不吉利什么的,孩子们也不喜欢和他玩。


 


厉害是说我吗?佐助君不悦地问。哼,又一个无知的粉丝。


 


是啊。漩涡鸣人小声说着,像是被他吓着了。


 


那你说说我怎么个厉害法啊?


 


你的体术很厉害,替身术很厉害,会喷火的术也很厉害。漩涡鸣人伸出指头如数家珍地列举着他的厉害之处。


 


佐助君很惊讶,幼儿园里居然有知道他真正厉害的人,光凭这点,他就决定叫他鸣人君了。


 


然而鸣人君并没有继续给他面子,鼓起勇气似的从树后面跳了出来,指着他结结巴巴地吼道:“我、我是不会输给你的!小樱才不会喜欢你这家伙!”


 


吼完鸣人君就慌慌张张地跑了,佐助君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觉得这简直是最没道理最没逻辑的事了。


 


赢不赢得了他只有打过才知道,就算赢了他和小樱又有什么关系,再说小樱又是谁?


 


莫名其妙的佐助君在感动自己得到了真心粉丝的同时又深深地忧虑起粉丝的智商。


 


说起来,那是佐助君第一次接到鸣人君的挑战宣言,接下来三番五次的他都习惯了,没什么特别的感触,倒是身体接触误吻什么的记得更清楚一些。


 


哦,这些对于幼儿园的佐助君来说都是太高段位的事,我们先把它按照时间顺序放到后面,接着来看现在的故事。


 


前面说到佐助君接到了鸣人君的挑战,中心思想是要为小樱打败他,佐助君一直不明就里,直到有一天他看到鸣人君偷偷跟在春野樱后面,他才明白小樱是指春野樱。


 


佐助君很不满,鸣人君不是应该经常偷看他练习的嘛,为什么转眼就跟着春野樱了呢,完全没道理嘛。


 


况且他可是很热切地关注着鸣人君的,包括他上课什么时候开小差,最新结交了几个朋友,罚站多久就会逃跑。


 


鸣人君怎么可以轻易背叛他的信任?


 


跟踪着鸣人君的佐助君下定决心和鸣人君好好地说清楚这件事。


 


摊牌是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不讲究天时你可能在说话的时候就被淋成落汤鸡,不讲究地利你可能在说话的时候就掉进坑里,不讲究人和你可能根本没有说话的对象。


 


机智的佐助君挑了个天时地利人和的时间去找鸣人君。


 


在鸣人君经常徘徊的大树底下,佐助君看到鸣人君孤零零地坐在秋千上,定定地望着操场上嬉闹的人群,放佛和他们不在同一个世界。


 


嘛,本来鸣人君的思想觉悟就比较高,佐助君安定地朝目标走去,都没看到侧旁突然伸出来的手。


 


佐助君,请收下我的心意!双手捧着盒子的女生娇羞地说。


 


佐助君抽了抽嘴角,现在的小孩子都是怎么了,没看到我有事情吗突然冒出来你觉得合适吗?


 


佐助君绕过女孩继续走,女孩子追上去,递过盒子坚定不移如泰山。


 


请收下!


 


拜托你是送礼不是收债,哪有强迫人家的。佐助君扁扁嘴,很官方地说,你放到我桌上去吧。


 


听他发话女孩欢天喜地地走了。


 


然后一大堆人跟着女孩子欢天喜地地送礼去了。


 


自然佐助君是没看到大家争先恐后给他桌子上放巧克力的现场,此时他比较好奇为什么在他一晃神的功夫春野樱就出现在鸣人君身边了。


 


鸣人,这是给你的。


 


真的吗?谢谢你啊小樱!


 


鸣人君拿着春野樱给他的小盒子,眼睛弯得像被咬了一大口的蓝月亮,佐助君看着他开花了似的样子特别难受。


 


啊,佐助君?你怎么……这…这是义理巧克力,你、你别误会!


 


无视春野樱惊慌的解释,佐助君走过去,一把夺过鸣人君手里的盒子扔到了地上。然后对准鸣人君的脸蛋狠狠咬了一口。


 


你、你……鸣人君震惊地话都说不出来了,看看他又看看地上的盒子,忽然仰着脸大哭起来。


 


春野樱也哭了,两个人像是二重奏,一高一低哭丧一样。佐助君抿着嘴,眼眶也酸酸的。


 


他俩嚎了一会儿,伊鲁卡老师来了,先是问了春野樱,又问了鸣人君,最后才问佐助君怎么回事。


 


佐助君什么都没说,前面两个人都说了还让他说什么呀,老师也是毫无道理。


 


幼儿园的小孩子过情人节也是毫无道理。


 


这件事让鸣人君更讨厌佐助君了,虽然他一开始的讨厌就毫无道理,但他还是会定期来找佐助君挑战。


 


为了方便路痴的鸣人君找到自己,佐助君每次都在河边等他,等他说完宣言再走,可有一天,守时的佐助君失信了。


 


那天,佐助君变成了一个人,再也不用听那些有钱的家和厉害的哥哥的谣言了。


 


说不清是哪种痛,佐助君坐在河边呆呆地看着夕阳西下,感觉整个人的灵魂都被抽空,没精力去想任何事情。


 


太阳掉下去的瞬间,有谁悄悄勾起了他的手。


 


早已枯竭的泪一下子涌出来,汹涌得毫无道理。


 


那之后,鸣人君还是那个追着佐助君挑战的鸣人君,佐助君却不再是之前那个讲道理的佐助君了。


 


毕竟,毫无道理的事预测不到也控制不了。


 


就像佐助君不明白哥哥为什么是凶手,也不明白为什么留他一个人活着。


 


就像佐助君不明白鸣人君为什么越来越执着,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越来越在意。


 


你是我一生的羁绊。鸣人君这么说。


 


即使他已经快被佐助君打死了,他还是坚持这么说。


 


真的毫无道理。


 


你都快死了还说什么一生呢?一生是多长时间啊你就敢说一生呢?因为鸣人君的毫无道理,佐助君差点又变回之前讲道理的佐助君。


 


这样的想法让佐助君很恐惧,他逃跑了,跑到了鸣人君最不想让他去的地方。


 


可是过了几年,鸣人君又找到了他,确切地说,鸣人君一直在找他。


 


执着得简直……毫无道理。


 


为什么不和我回去?鸣人君问他。


 


你看,这个自己不照常规走的人居然来和他论理。佐助君想起小时候他哭花的脸,笑了。


 


回去又能怎样呢,鸣人君的身边有很多他不认识的人,鸣人君的一切都变得很陌生,未知的地方像深海的黑窟窿一样把他的心往下揪。


 


佐助君又一次逃跑了,跑得很远很远。


 


然而鸣人君的消息总是从各种各样的渠道传来,连他的哥哥都要和他提起鸣人君。


 


他的实力比他哥哥差得远的,不过他还是艰难地杀死了他。


 


临死前他哥哥说,这个世界不能讲道理,我用自己的理伤害了你,你不要用同样的方式伤害别人。


 


佐助君来不及去想别人是指谁,他只是疯狂地想,如果这个世界的理毫无道理,那就改变这个世界的理。


 


改变世界的理不是说说就好的事,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不讲究天时你可能在找天理论的时候被淋成落汤鸡,不讲究地利你可能在找地理论的时候掉进坑里,不讲究人和你可能根本没有理论的对象。


 


在寻找真理的路上,佐助君终于再次遇到了鸣人君。


 


鸣人君已经变得很厉害,虽然佐助君从各种途径知道了鸣人君的事情,可他并没有亲眼见过。


 


厉害的鸣人君无比耀眼,像盛开的火焰,所有的人都看着他,放佛一群没见过火的原始人。


 


那些期盼的表情好像他们很懂火的道理似的。


 


呵呵,明明都是些不讲道理的人,过着没有道理的生活,做着没有道理的事,说着没有道理的话,活在没有道理的世界里。


 


佐助君和鸣人君打了一架,两个人都伤痕累累。


 


平手呢。鸣人君说。


 


不,是你赢了。佐助君想,你和这个没有道理的世界赢了。


 


大家簇拥着拯救世界的鸣人君走了,佐助君又变成了一个人。


 


后来,佐助君听说鸣人君当上了火影,成了全村的骄傲。


 


再后来,佐助君听说鸣人君结婚了,和一个他不怎么熟悉的女孩。


 


很符合道理地进行着他说过的一生。


 


又很不符合。


 


鸣人,你看看我呀。聒噪的佐助君还在不停地说。


 


鸣人君没有理他,定定地望着远方,就像很久之前他坐在秋千上那样。


 


“有些事情不是你想做就能做的,你已经是火影了,不能随心所欲。”鸣人君身边的美女说。


 


“这样对谁好呢,我吗,你吗,雏田吗?”鸣人君淡淡地说。


 


“至少,大家都这么认为。”佐助君这才发现鸣人君身边的是春野樱,不知道为什么,他对她的记忆不是很清楚,长相似乎要想很久才能记起来。


 


“那佐助呢,凭什么要让他一个人承受,凭什么……”鸣人君低下头,声音有点抖。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不讲道理,”春野樱拍了拍他的肩,叹息一般,“别忘了,名义上的事你还是得做好样子。”


 


名义上的事是什么呢,佐助君陪鸣人君走到他家里,看着迎接他的女孩,好像懂了。


 


“佐助的事,我很感谢他,但我想让你知道我从来没后悔和你结婚。”迎接他的女孩说话声音很小,却透着坚定的力量。


 


“哦,大家能回来就很好。”鸣人君点点头,面无表情地从她身边走过去。


 


他身后的女孩双手绞在一起,下定决心似的又喊道,“鸣人,小樱和我说过,你曾经说过,‘小樱你就像拉面,每天见到都会开心,大家就像呼吸的空气,离开了就会死,可是佐助他,是忍术,是曾经的梦想。’”


 


鸣人君停下了,肩膀绷得紧紧的,看得佐助君也紧张起来。


 


“是啊,如果离开了拉面离开了空气离开了所有赖以生存的东西,都会死,但是离开了梦想……”女孩的声音越来越低,到后面佐助君只能看她的口型来猜测。


 


离开了梦想,所以呢?


 


离开了梦想,离开了梦想……佐助君的心跳突然停止了。生不如死。


 


“我刚开始真的不相信,你的梦想不是成为火影吗,为什么你还是不开心,现在我知道了,梦想不过是虚无缥缈的东西,人却是真实的,只要他在那里,你就会一刻不停地想要靠近。”


 


背向他的鸣人君听了这话,像被什么刺中了似的微微颤抖了一下。“雏田你说什么呢,佐助他,已经不在了。”


 


鸣人君说完这些话快步跑走了,快得佐助君差点跟不上。


 


鸣人君的新家比之前的单间大多了,但还是和以前一样简陋。佐助君跟着鸣人君跑进房间,看着他关上门,又看着他发泄似的拉开一卷卷轴,然后呆呆地盯着上面的字。眼泪一颗一颗滚下来。


 


什么事情会让他这么伤心,佐助君好奇地凑过去,XXX轮回天生XXX,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看过书,佐助君发现自己都快不认识字了。


 


佐助,你在哪儿?鸣人君的声音很弱很弱,像是佐助君第一次听他夸他厉害的时候那样。


 


瞎想什么,我这不是就在你身边吗。佐助君轻轻在他耳边说。


 


 


 


佐助君做了一个梦,梦好长好长,像是没有尽头。


 


梦里鸣人君还是那么小那么弱,周围的人都在嘲笑他,他揉着眼睛哭得稀里哗啦。


 


心疼的佐助君赶紧走过去,温柔地搂住他的肩。


 


“别哭啦,他们说的都不对,鸣人你不是妖怪也不是笨蛋,你是我的本命呀。”


 


 


穷尽一生的,大本命。


 


 


 


小心,糖里有屎,甜到忧伤,我自己都被虐哭了(放在开头说啊你!


我觉得佐助君真的是个很深情的人,你们不要黑他(看看你自己!


好啦他们都没事,有事的是ABQS(喂



 
好了我来公布一下确切的结局 
 
结局一:守身如玉的火影和仍然拥有完整人生(?)的雏田离婚了,雏田嫁给了复活的宁次子(谁),火影大人一直孤独地照顾着整个村子到死,和一座空墓合葬了,是不是更悲剧? 
 
 
结局二:佐助醒了,赶紧抱住身边的人说老婆我做了个好可怕的梦都要吓尿了…… 
 
 
怎么样喜欢哪个就选哪个,很人性化吧(都不喜欢啊!)




联动鸣宝生贺↓


【佐鸣】鸣人君的大本命

评论

热度(82)

  1. 西出云岫清水直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