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出云岫

混吃等死

【凤练】灼灼红莲,寞寞凤羽

楚字:

   我这一生,不过是为了求一良人,免我惊,免我忧,免我寒凉悲苦,免我流离颠沛,到头来,恰成全一场空。


 


【一】


午后的空气有些闷热,我跪在殿前已经两个时辰,膝盖酸痛,浑身无力,汗珠从额头上流下来掉进泥土里。父皇并没有想见我的意思,也就是说,他并不想原谅我。


也是,我责辱了他最宠爱的妃子,他让我跪几个时辰来个下马威也是十分应该的,我一点都不意外,也不,难过。


今天天气不是很好,这才是我最担心的,万一下雨了……我这样想着,大雨倾盆而至,真是乌鸦嘴!


深秋时节,雨里带了浓重的凉意,我穿的衣服似乎单薄了些,此时有些冷。


殿门终于打开了,公公尖利的嗓音传来“大王有允,请公主先行回宫,此事不再计较。”我摇摇欲坠地站起来,重心不稳,眼前一黑,直直摔在地上。


有人接住了我。


我做了个梦,梦见好多年前,梦见好多年前那些人。


有个名叫弄玉的女子弹得一手好琴,琴音绕梁三日,袅袅不绝。有天她奉命去了雀阁——那个囚禁了无数芳华少女的地方,她说她要杀了姬无夜,一个人人得而诛之的乱臣贼子。然而她失败了,不出所料。有个人非要救她,还说是我害死了她,真可笑!


可我承认了。因为我看到了他眼中滔天的恨意,莫名的气愤让我难过,我想把这情绪转移给他,他果然很生气,气得要杀了我。


梦境突然就变得特别真实,真实到那种窒息的感觉仿佛还在,可是我没有办法挣扎,我没有办法呼吸,只能咬着唇流眼泪。那种低声的啜泣渐渐演变为哭天抢地的喊叫。于是有侍女把我从梦中轻轻唤醒。


 


【二】


我又去了冷宫,秋风萧瑟,这里的景致更加颓败。


我绕着那个蓝樱转了一圈又一圈,忽然就看到了那片投射在地上的形状奇怪的影子,我抬起头来,便看到他。


剑眉星目,丰神俊朗,浅蓝的眸子,微抿的薄唇,长发轻扬,风度翩翩,当真是好相貌!


“呵,怎么停下来了,你已经围着我转了二十七圈了。”自大狂傲的家伙。


“白凤,你有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我问他。


“没有。”


我低下头去,想了一会说“我以前有,但是我不知道那个地方在哪里,好像很远很远,一辈子都到不了,又好像很近,出了宫门就可以到。”我不确定他是否懂我的意思。


“我明白,可我讨厌那里。”


“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我一直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说,后来想了想,可能他觉得这样说会让我不高兴,而我不高兴他就会很开心。


他从树上下来,站在我面前,嘴角噙着似有若无的笑意。我不否认,他的确是一副倾城绝色的模样。


“以后,不要再忤逆你的父王。韩非不在了,没人会护着你,今天有人陷害明天有人污蔑,迟早有一天就不是跪几个时辰的事了。”


他讲到王兄,那些难过突然再也忍不住,眼泪在眼眶中转了又转却没有落下。


他伸出手,不知是要做什么,又缩了回去。


 


【三】


赏晴阁的莲花又开败了一季,他来找我的时候,我正在池子边喂鱼。


“他回来了。”


“谁?”我佯装不知。


他自然不会理我的伪装,只管说道,“他就在都城,今日你大婚,而他恰好回来……”他没有继续说下去。


是啊,多巧,可这说明了什么?


我将练剑紧紧缠在腰上,他看着轻蔑的笑“我以为你会准备一包毒药。”


“姬无夜不会吃没有用银针试过毒的东西。”


“我的意思是,我以为你会给自己准备一包毒药。”


“……”


事实上,白凤说的很对。


我根本打不过姬无夜,不如开始就一死了之。


可我没死成。姬无夜的剑就悬在我头顶,可是他救了我,卫庄,他救了我。


房顶被鲨齿刺穿了一个洞,透出暗蓝色的天幕,熠熠闪烁的繁星,在夜色掩映里我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蓝色衣角,似乎也看到了那个人狡黠绝美的笑。


不是说不在乎的吗?


 


【四】


韩国覆灭的时候我其实并没有多心疼,反正王兄死了这世上让我留恋的人便几乎没有了。我向来是个薄情的人,我身边也都是薄情的人。


我转过身去,不再看漫山的大火。灰烬下尽是巍峨宏伟的宫殿,到最后不过化成黄土一抔。


只是我很意外,会看见他。


“你有机会离开的,天地广阔,你可以去很多地方。”我劝他。


而他不置可否。


“你为什么要留下来?”


其实他一点也不喜欢杀戮,无论是以前在将军府做杀手,还是如今。可他不说,随意。


这么久,他好像一直没有变,鲜血浸染的眉目更加英俊挺拔,我一直觉得他很好看。


 


【五】


“白凤,上次遇见胜七,你为什么偏偏不离开?”


“我走的话,你就死了。”他回答的太漫不经心又疏离任性,听不出丝毫情绪。


不过他说的没错,如果他扔下我,我必死无疑,我感激他,也仅仅是感激。


他曾经陪伴我度过最难熬的岁月,看过我最困苦的时刻,见到过我的所有无奈与伤心,许多事,他懂,但是他不说。


我们保持着最开始的默契,亲眼看着这份感情逐渐变质,却不得不按照它原本的样子来过,这一定很痛苦。


“白凤,你会喝酒吗?”


他蹙着眉头,看着我将又一杯酒一饮而尽。


我的意识突然不再清醒,喃喃的低语连自己都不明白。我更怕他听不见,走上前附在他耳边“此酒只应天上有,人间……人间没有……”


我看见他好像笑了,伸出手触到他冰凉的唇,“你笑起来,还蛮好看的。”


他推开我,“你醉了。”


是啊,我好像是醉了,醉在他唇边那抹淡淡的笑里。


 


【六】


窗外柳枝发了绿芽,桃花绽了骨朵,我如今年纪大了些,尤爱这些东西。它们让我想起我的葱茏岁月,想起那些黑暗日子里陪伴我的好看少年。


只是,故人不复。


我记得最后一次,他躺在我怀里,身体冰凉彻骨,原来跟他的性子一样。


我颤抖着手,不知道该怎么办,眼泪早已肆虐。他还是笑着,抬起手替我拭去泪痕,“以后,不要再哭了”,他的语调很温柔,与以往任何时候都不同,他说,“你哭起来太丑了。” 


我觉得委屈的很,眼泪越流越多,再止不住,而他却再也没有力气为我擦拭。


我想起初入流沙那年,我问他为什么要回来。


他凤眸一挑,语气不容置疑,“自然,与你无关。”


忽而天地寂然,我再分不清这广袤天地差别,只觉无尽黑暗将我吞噬,此后,岁月无光。




————————end——————





评论

热度(56)

  1. 西出云岫楚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