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出云岫

混吃等死

四时歌 上

清叶果:

鬼谷时期俩小年轻的往事




“天生四时,地生万物,天下有民,仁圣牧之。故春道生,万物荣;夏道长,万物成;秋道敛,物盈;冬道藏,万物寻。”鬼谷子在堂上讲课,声音不疾不徐:


“盈则藏,藏则复起,莫知所终,莫知所始,圣人配之,以为天地经纪。故天下治,仁圣藏;天下乱,仁圣昌;至道其然也。”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卫庄斜了一眼坐在他身边凝神听课,不动如山的师哥,继续道:“大道废,有仁义;慧智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


鬼谷子抬眼,淡淡的扫过正襟危坐的两个徒弟,最终将视线定在沉静不语的盖聂身上,问:“小庄认为圣人牧民以不仁,聂儿,你以为如何?”


谷风清爽,穿堂而过,拨动风铃脆鸣,为静谧的气氛添上一丝生气。


盖聂思索片刻,沉吟道:“三代不同礼而王,五伯不同法而霸。强国之道,原本非一,诸子百家皆有可取之处。”


卫庄微微皱眉,抬眸去看师傅。


鬼谷子仍旧看着盖聂,不置可否,过了一会儿,他收回目光,面上仍是高深莫测,他继续授课:“驭民之道,在乎于决,仁、义、道、德只是过程中采取的手段,而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盖聂抿了抿唇,垂下眼帘,静静的听着。


“绝情方可断疑。决断,是我鬼谷一派的要义,仁与不仁,皆在于抉择。断疑,就是如何考量出最有价值的事。凌驾众生,不重生死,才是纵横之道。”


见两个徒弟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鬼谷子道:“玄虎之试,就在今日下午,你们记住我说的话。”




选择生,必有死;选择胜,必有败。这个世上,胜者生,而败者亡。在世事的胜负面前,生与死不过是必然的因果。


无论你如何去选择,都难免会有所牺牲。


莫说只是两条人命,就算是天下苍生放在眼前,又有什么分别呢?


盖聂神思飘忽,站在悬崖之上,猎猎劲风掀起他的衣衫,在空中凌乱飞舞。凌云绝顶,寒风席卷,如同刀子一样割在脸上。


他从黄昏站到深夜,天幕由绚丽晚霞变为璀璨星河,盖聂似乎在远眺渺远的尽头,又似乎什么都没看。


他突然一跃而下,砸进悬崖下的深潭里。水花四溅,水面下卷起暗流,盖聂随之渐渐沉底,半晌,才从水面上浮起来。


星汉烂漫,苍穹广阔。


冰冷的潭水浸没包裹着他的身体,满天星辰倒映进他的眸子里,亮的惊人。


卫庄寻到悬崖上的时候,正巧盖聂纵身而下。他先是一惊,再是一怒,他故意给盖聂这么多时间让他自己想想,结果想到跳悬崖了!


卫庄阴沉着脸站在悬崖边往下看,站了一会儿,还是转身挑了下山的路。


等他找到盖聂时,他师哥已然恢复了一贯冷静的面容,盖聂见他来了,不由有些惊讶:“小庄?”


卫庄瞪了他一眼,带着几分讥诮道:“不过是两个人,师哥就这么看不开?”


盖聂没接他的话茬,而是说:“我只是想静一静。”


卫庄脸一沉,不依不饶的继续讽刺:“跳崖?你若是早死了,倒是方便我出师。”


盖聂与卫庄并肩走在崎岖的山路上。


天边月光皎洁,却难以突破茂密的山林把银辉洒进来,偶有月光射入,也不过是树影斑驳,更添阴森冷寂。


卫庄随手折了根树枝,仿佛随手一扔,远处传来一声野兽短促凄厉的嚎叫。


“师哥,你未免太妇人之仁,成大事者,何拘小节。”


“生死并非小节。”


“哼,”卫庄不屑,“无用的感情,只会令你一败涂地。”


盖聂沉默。


卫庄道:“赫赫宗周,褒姒灭之,这还不足以成为前车之鉴么?”


盖聂不说话,不代表他认同,更不代表他会改变。卫庄倒也摸清了几分他这位小师哥的性情,继续道:“功名大业,纵横天下,这才是你我当追求的。剑,最需要远离的就是感情。”


他们轻功已成,不多时就回到了鬼谷,盖聂抬头望着陡峭石壁上红色大字——鬼谷。


卫庄随着他的视线看去,道:“师哥,你可不要忘了你说的话。”


盖聂垂下目光,缓缓道:“我不会忘。”




后山有一座莲湖,盛夏六月,湖面簇着一层一层的荷花,远远的就能闻见莲花的清香,微风拂过,亭亭玉立的莲花随之摇曳,仿佛美人娇羞的低首;远处连通瀑布,碎金溅玉的声响隔了好远传过来,更像是情人间亲昵的低语。


盖聂和卫庄撑了只小船在湖中随波徜徉,船上堆了一堆枣子,卫庄拾起一个在清澈的水中洗了洗,嗑完了把核儿一弹,惊走一群在荷叶间嬉戏的鱼。


盖聂瞅了他一眼,没管他这种幼稚的行为,而是动手摘荷叶,想着晚上是做荷叶蒸米呢,还是用荷叶蒸枣糕。


卫庄磕枣子磕够了,伸手摘了几朵莲花,懒洋洋的说:“我要吃花糕。”


金黄的日光铺设在湖面,倒映出点点流金,树林阴凉,蝉鸣悠长,山水田园,怡然自得。


卫庄枕着手臂,靠在盖聂身边,眯着眼睛似乎在睡觉。


鬼谷子见得就是这么一副场景,而他的两位徒弟似乎都没有意识到他的存在。


鬼谷子咳嗽一声,盖聂卫庄见师父来了,双双涉水而过,上岸对师父见礼。


鬼谷子打量着他们,心下盘算,问:“你们是何时解开机关的?”


盖聂老老实实的回答道:“一个月前。”


鬼谷子微微一惊,他一个半月前离开,临走把这两人关进机关洞,那里是历代鬼谷弟子修习机关术的地方,竟然区区半个月就被他们解开了。


盖聂能出来倒也罢了,毕竟盖聂从小被他收养在鬼谷,他常常在外谋动风云,盖聂一个小孩儿也没法太早教授剑术,他就留下奇门遁甲的书让盖聂自己研习。


可卫庄就奇怪了。卫庄嫌弃奇门遁甲为屠龙之术,更青睐实用之学,他给卫庄留下的机关里暗合奇门遁甲,有意磨一磨卫庄的性子,就算卫庄天纵奇才,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解出来。


卫庄见鬼谷子面上虽然没什么惊讶,知道师父一时半会还没想到,带了几分得意的道:“师父忘了,机关洞里的通道是可以连通的。”


原来如此。


通道连通后,他们就由一人单打独斗变为合力破解,卫庄擅长机关,盖聂擅长奇门遁甲,互补之下,破解的这么快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鬼谷子看了眼敛眉垂眸的大徒弟,又回来看挑眉得意的小徒弟,道:“投机取巧,若是你师哥不在,你又当如何?”


卫庄笑了:“我们鬼谷一派,只重结果,何须过问手段。”


鬼谷子淡淡的瞟他一眼,“不错。有庞涓之风。”


卫庄暗暗翻了个白眼,嘴角轻微的撇了下,道:“不过如此。”




tbc




今天放春夏,下章是秋冬


又名《鬼谷情史》,《夏有凉风冬有雪》【不】



评论

热度(53)

  1. 西出云岫清叶果 转载了此文字